M6SidingSpringLigustri

M6和赛丁泉彗星

这个画面看上去象一次擦肩而过,但是实际上,拥有绿色彗发和彗尾的赛丁泉彗星距离疏散星团M6有2000多光年远。它们显得靠近是因为二者恰好位于同一视线上。这幅照片呈现的是天蝎座附近的天区,拍摄于10月9日。但是,到了10月19日,星期天,这颗彗星真的要与某个天体擦肩而过了,这个天体就是火星。

Colliding-Neutron-Stars-Produce-Gold

中子星:上帝的粒子对撞机

宇宙大爆炸后的第一轮创造没有能够出现比锂更重的原子。恒星能产生的重元素并不太多,因此我们今天所见的各种各样的元素必然来自其他地方。有迹象表明,其余的重元素很可能来自宇宙中最奇特的住民之一——中子星。

titanthing_cassini_2000

土卫六海洋中的神秘物体

土卫六的碳氢化合物海洋中,出现了一个不断变化着的神秘物体。在2013年拍摄的图片中,丽姬娅海的光滑海平面上出现了一个2007年图像中没有的物体。而在2014年的后续观测中,这个物体依然存在,并且发生了变化!目前对此的猜测很多,但是谁也说不清它究竟是什么。

aurora02_albrigtsen_1001

挪威上空的极光冠冕

山巅之上是极光的领地。极光极少出现在60公里以下,而最高可以达到距地面1000公里处。它是因高能电子和质子与地球大气中的原子和分子相撞所致。在极为罕见的情况下,如果极光出现在头顶,那么它起来就会像是一个有中心点的冠冕,或者是直指观察者的射线。

IDL TIFF file

螺旋星云

恒星是如何创造出螺旋星云的?螺旋星云的外形中隐藏着与太阳类似的恒星是如何结束生命的奥秘,因此它们显得很重要。通过在轨哈勃空间望远镜和智利4米布兰可望远镜的观测,人们发现这个星云的外形并不是简单的螺旋形。事实上,它由两个近乎垂直的类似弧形的盘面结合而成。

potw1108a

银河下的阿塔卡马

4具阿塔卡马甚大毫米/亚毫米望远镜阵列的天线凝视着繁星点点的夜空,等待着即将开始的工作。天空右侧,一轮明月耀眼夺目,而美丽的银河横亘在夜空左边,与之遥相呼应。

tle20141008_beletsky

月落时分的月食

黎明前的世界笼罩在神秘的色彩中,太平洋和智利海岸线淹没在这片云海之下,天空中的明月正在上演月食好戏。月球正逐渐向西方地平线沉去,由于部分被地球遮掩,月面变得昏暗。月面中央,可以看到地球的弧形阴影。10月8日月全食过程中,月球被地球影子完全遮蔽的阶段,对于美洲地区来说,刚好是后半夜的月落之后至日出之前。

ngc6823_waid_1092

NGC 6823:雕塑云气的星团

NGC 6823 星团正在缓慢地将气体云转变成恒星。这个疏散星团的中心位于这张图片的右上方,所含恒星形成至今大约仅有200万年。星团的外围部分位于这张图片的正中间,那里除了恒星之外还有发射星云 NGC 6820内的云柱,这些云柱内包含了更年轻的恒星。长条形的巨大气体尘埃云柱看上去像是被星团中最明亮的恒星产生的炽热辐射侵蚀而成的。

image

气泡星云

这个被巨型恒星星风吹出来的星际幻影外形令人称奇。它的编号是NGC 7635,另外还有一个直截了当的名字——气泡星云。虽然外表柔弱,但它却是一场暴力活动的见证。

The Wild Duck Cluster

野鸭星团

位于智利的拉西拉天文台拍摄了这幅美丽的图片,这簇蓝色的恒星是M11,又被称为NGC 6705或野鸭星团,距离我们约6000光年,位于盾牌座。它宽约20光年,包含了将近3000颗恒星,是恒星密度最大、最为紧凑的疏散星团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