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80_fccb3cdc9acc14a6e70a12f74560c026

拉格朗日点

人类的探险史通常都与寻找目的地联系在一起。太空旅行也是一样:阿波罗计划把人类送上了月球,但它不仅仅是科学和技术方面的成就,同时也是在练习如何插旗子和留脚印。现在正在酝酿的一些建议或将开启一些新的任务,它们将前往浩瀚宇宙中一些空无一物的所在,因为那里有着非常特殊的属性。

cavesky_bjargmundsson_1024

在洞穴中观赏极光

有没有在洞穴中观赏过极光?为了拍摄这张奇妙的照片,今年三月,天文摄影师Bjargmundsson在冰岛一公里长的Raufarhólshellir岩洞中独自度过了许多时间。这个4600年的古老熔岩洞有数个朝向天空的开口,洞内堆满了石块和积雪,站在土堆上的,就是拍摄这张照片的艺术家。

cometCGrotating_rosetta

双核彗星?

为何这个彗星的核有两个?就在上周,ESA的无人探测器罗塞塔在持续接近古老的楚留莫夫-格拉希门克彗星过程中有了这个惊人的发现。目前对双核形成机制的猜想很多。罗塞塔下月将进入环彗星轨道,在随后的展开的探索过程中有望揭开谜底。

ou4_colourreduced_corradi2

Ou4:巨型乌贼星云

在地球的天空中,有一个神秘的乌贼形幻影,非常昏暗,也非常巨大。它位于仙王座,是最近由一位法国天文摄影师Nicolas Outters发现的。此图由2.5米艾萨克牛顿望远镜的窄波数据拼接而成,宽度约为2.5个满月直径。“乌贼”的发射特性和让人惊异的双极外观与垂死恒星所产生的行星状星云有相同特征,但是它的确切距离和成因仍然未知。

2499_cd10c7f376188a4a2ca3e8fea2c03aeb

“冷战”造就的天体生物学

在宇宙中,存在着伟大而尚未到来的同盟。我们今天所知的火星曾经有过一段更温暖的时期。我们也已经知道,我们的太阳系中并不包含所有银河系行星种类。即便用我们现在的原始数据来分析,这些世界也呈现出非凡的多样性。在不久的将来,我们不但可能会在行星的家族中找到自己的位置,而且也会在地外生物学的家族中找到自己的位置。

MoonSaturn_dinallo_1200

月掩土星

土星的一半去哪儿了?在这张图的右上方,处于黑暗中的月球边缘挡住了土星的一部分。今年月球与土星轨道的特点,导致了二者特别高的重合率。于是出现了土星这位带光环的气体巨人,被地球的大卫星多次挡在身后的现象。这在天文术语中叫“掩(occultation)”。

A galaxy with a glowing heart

NGC 1433的“亮心”

这幅哈勃图像呈现的是邻近的旋涡星系NGC 1433。它离我们约3200万光年,属于非常活跃的“塞弗特”星系(Seyfert galaxy),这类星系占星系总量的10%。它们非常明亮的发光星系核堪与银河系中心相媲美。

are_we_there_yet

“我们到了吗?”

在经历了10年和数十亿公里的长途跋涉后,罗塞塔和菲莱已经迫不及待地想到达它们的目的地!罗塞塔是欧空局的彗星探测器,用以探测67P/楚留莫夫-格拉西缅科彗星。2014年11月,罗塞塔将抵近彗星并投放登陆器“菲莱”。为了迎接罗塞塔和菲莱在彗星上的登陆,欧空局制作发布了这段动画视频,以吸引大众的关注。

image

行星状星云NGC 2818

NGC 2818是一个美丽的行星状星云,是垂死类日恒星的一块气体裹尸布。 从它身上,可以一瞥我们50亿岁的太阳在另一个50亿年后的命运,那时候它的氢已耗尽,并将开始以氦作为核聚变燃料。

image

超新星遗迹SN 1006

公元1006年,地球的天空中出现了一颗大概是人类史上最亮的超新星。恒星爆发产生的扩张碎片云位于南天豺狼座,今天仍在跨越电磁频谱的范围内上演着宇宙光影秀。宽约60光年的碎片云现在称为SN 1006,据认为是一颗白矮星的残骸。它是一个双星系统的成员,小型的白矮星逐渐地从它的伴星那里攫取物质。质量的累积最终触发了一次热核反应,将白矮星摧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