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GC7380Wstarfield2048

巫师星云

疏散星团NGC 7380仍然嵌入在孕育它们的星际气体尘埃云中,这团知名的云体称为巫师星云。它和前后景中的恒星一起座落在银河系的盘面内,距地球约8000光年,位于仙王座。这幅望远镜景观中可以轻易地容纳下一个满月。

m20m21_feynes

梅西耶20和梅西耶21

美丽的三叶星云,也就是梅西耶20,用一架小型望远镜就可以轻易地在富含星云的人马座找到。这张图片占据了大约1度的天区,构图精美。距离我们约5000光年的星云与右上方的疏散星团梅西耶21相互映衬,显得绚丽夺目。

Star formation in the southern Milky Way

产星区美景

这张由欧洲南方天文台智利拉西拉天文台拍摄的图片,呈现的是南天银河中两个特别有意思的产星区。第一个位于左边,主要由星团NGC 3603组成,它距离地球约2万光年,位于银河系的船底座-半人马座旋臂上。第二个位于右边,是一团编号为NGC 3576的发光气体云,与地球的距离是前者的一半。

mwyellowstone_lane_1800

黄石公园上空的银河

这潭色彩斑斓的水名为“石英玻璃泉”,宽约10米,位于美国怀俄明州的黄石国家公园。其色彩是生长在其中的细菌层造成的。地底深处有被称为“黄石热点”的岩浆房,是它加热了泉水并使之冒出蒸汽。而与此同时,内含数十亿颗恒星的遥远弧状银河主带也高悬头顶。

Abell 2151

多元宇宙:遥远有多远?

遥远到底有多远?我们的宇宙是极其浩瀚和空旷的,而这个可观测宇宙又仅仅是一个更大宇宙的一部分。根据系列理论,一种可能性开始涌现,即我们的宇宙只是一个多元宇宙的一部分。要理解这些想法,不可避免地会让我们对自身产生一种极大的渺小感。

755_ccb0989662211f61edae2e26d58ea92f

超新星和大爆炸:我们从何而来?

我们究竟从何而来?“……我们在寻求归宿,但我们已有归宿。因为宇宙就在我们体内。我们源自星尘。认识了我们自身,也就认识了宇宙。”卡尔·萨根这段著名的语录,以轻松的语调,道出了我们与宇宙间的某种联系。

arp188_hubble_4991

Arp 188和它的蝌蚪状长尾

这只蝌蚪的尾巴长达28万光年。在星系的往事中,曾有一个小型入侵者从Arp 188前方掠过。潮汐力将后者内部的恒星、气体和尘埃拖拽了出来,形成了这条惊人的长尾。入侵者现在位于蝌蚪星系背后大约30万光年处,可以在旋臂的缝隙中看到它。

image

太阳表面的异常黑点:水星凌日

太阳表面的这个黑点是什么?如果仔细看,你会发现它几乎是个完美的圆形。这个黑点是2006年一次特殊类型的日食现象。通常的日食是由月球带来的,而这次扮演月球角色的是水星。

brocken_ladanyi_1300px

维斯普雷姆的幽灵

一个神秘的幽灵短暂地造访了匈牙利维斯普雷姆市。8月11日清晨,它怪异的身形悬浮在市中心附近的政府大楼上空。揭示真相的线索要向摄影师索取,当时,他正在一幢二十层高的大楼屋顶拍摄照片,太阳就在他的背后升起。那样的特殊几何角度表明,这其实是一种大气现象,名为“反日华”(Glory,“圣光”或“佛光”),也有人称之为“布罗肯的幽灵”。

lrg_ngc3031gabany

M81和阿普环

M81是地球夜空中最明亮的星系之一,规模和银河系相当。这幅深空影像揭示了明黄色星系核的细节,同时也将沿着美丽蓝色旋臂和大片尘埃带分布的较昏暗特征呈现了出来。此外在星系盘面右上方,可以看到一个扩展的弧状结构,名为阿普环(Arp’s Loop)。它可能是一种潮汐尾,是M81与邻近的大星系M82在引力互动过程中被拖拽出来的物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