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人类

地球生命在宇宙中的地位

哥白尼 400 多年前告诉我们地球不是宇宙的中心时,恐怕很难想像他的这个想法会走得如此之远。随着越来越多的系外行星被发现,哥白尼理论的终极延伸似乎已经给我们无穷无尽的平庸命运烙上了封印。

太空视角:战争与疆界

有这么一种说法,说从太空中看不到国界。但事实上这并不准确。现在相机的分辨率越来越高,人类活动对地球的影响也越来越大,很多人为的界线,已经能够从太空中看到。

科学能证明上帝的存在吗?

宇宙中生命是否常见?外星智慧生命是否存在?真相其实就在那里,就在宇宙之中,它对于我们来说,只需通过问询,便可得到。假如为了一个不确定的信念,让科学知识作出对我们所有人都有可能造成伤害的解答,我们得到的只能是真实知识的廉价替代品。

韩松:《星际穿越》让人感到恐惧

《星际穿越》这部电影,让人想到,美国这个国家,或者这个民族,它的可怕之处,其实在于它的伟大。任何的颠覆都源自一种伟大。我们正置身于一种对伟大的恐惧,以及对这种伟大的愤怒。不明白这一点,又怎么能拍出《三体》呢?

在宇宙中心呼唤爱——此生不能错过的电影《星际穿越》

作为一个导演,诺兰的伟大是通过几乎完美的视觉淬炼和真诚的情感镣铐,启蒙了荧幕前的所有可能。在一个盛行羊要吃狼的喜气洋洋的国度,当五维空间第一次如此真实的呈现在眼前时,基于科学的感动相比光头强,更值得每一个看着《十万个为什么》长大的中国孩子为它大哭一场。

人类该如何自救?

科幻小说家罗宾逊在接受天体生物学家葛林思普的采访时,就人类的适应性,未来人类是否能够长期存在,以及地球如何才能从人类手中幸存下来这个问题发表了看法。其新作《2312》描写的就是人类如何在持续300年的灭绝危机中幸存下来,并向太阳系移民的故事。

天生杀人狂?

20世纪20年代,科学为两名谋杀犯作了辩护。在这个臭名昭著的案件中,自由意志和责任的观点被放到了法庭上,科学在法庭上有了立足点,一种新的犯罪类型被引入——心理变态。科学大爆炸给犯罪问题带来新的转折:是我们的漏洞(bug)让我们这么干的吗?

“大爆炸”和创世神话

科学是哲学对神学的反叛。古人用神话来解释“世界从何而来”,现代人以“大爆炸”作答。对于普通人来说,“大爆炸”成为被人津津乐道的内容原因就在于此。科学能够揭示更多的层面,但对于一个故事来说,这已足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