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 彗星

那些转瞬即逝的巨尾

每个空气或水分子的轨迹都与行星轨道一样受着某种控制;它们之间唯一的区别是我们的无知。所谓概率就是我们的一知半解。

球状星团前方的 Lovejoy 彗星

C/2014 Q2 彗星这几天正在逐渐变得肉眼可见。要找到它,只需在日落后一小时左右跑到室外,在猎户座的腰带右侧寻找一块模糊的光斑即可。而 1 月份北半球的观测者有望能够更容易看到这颗彗星,因为它将更早地从地平线升起,并且有可能继续增亮。

又一颗 Lovejoy 彗星

C/2014 Q2,是以发现者 Terry Lovejoy 命名的第 5 颗彗星。这张照片摄于12月16日,在闪烁的星光中,它活像一颗宇宙级的圣诞树。在阳光的照射下,挥发出的二价碳 C2 气体辐射出荧光,让它拥有了一头可爱的绿色彗发。

“罗塞塔”发现:地球水可能并非主要源自彗星

地球在大约46亿年前诞生后不久,原有的水就已经在炽热的环境中被彻底地蒸发掉。但是今天地球表面的三分之二却覆盖着水。所以问题来了:这些水是从哪里来的?理论上认为,这些水是在我们的行星冷却后,由彗星、小行星带来的。但“罗塞塔”的最新发现表明,它所探测的彗星上的水,与地球上的明显不同。

菲莱将尝试在彗核上软着陆

今天,人类将首次尝试在彗核上将一个探测器进行软着陆。根据进度安排,菲莱着陆器会从罗塞塔探测器上分离,并向彗星表面下降。由于不清楚彗星表面由什么组成,而且彗星的引力显然非常小,菲莱会把类似鱼叉的钩子插入彗星表面,将自己固定住。

麦克诺特彗星

这是太平洋上空的麦克诺特彗星,2007年1月摄于帕纳瑞。右侧是月球。麦克诺特彗星是近40年来全球所能观测到的最亮的一颗彗星,而人类平均每百年才有一至两次机会可观测到如此亮度的彗星。通过近日点后,彗星尘埃尾呈现了非常特殊的扇形。

科幻如何变成现实

这部短片是欧空局罗塞塔任务的宣传片。通过荒原上一对师徒试图将废墟转变成太阳系的科幻故事,向我们讲述了水的重要性以及罗塞塔已经完成和即将开始的科学壮举。它是欧洲空间局与Platige影像合作的成果。

邻近恒星周围的彗星族群

一个法国天文学家小组最近逐一研究了环绕绘架座β星运行的将近500颗彗星,结果发现它们分属两个截然不同的系外彗星家族:年老的彗星已经从恒星近旁穿越了多次,而年轻的彗星可能是新近从一个或多个较大天体上分离出来的。这一研究结果将发表在2014年10月23日的《自然》杂志上。

经过火星的赛丁泉

昨天,赛丁泉彗星以非常近的距离经过了火星。实际上,它们间的距离,比有史以来所有近距经过地球的彗星与地球间的距离都要近。为了抓住这一独特的机遇,人类动用了火星轨道上的5个探测器和火星表面的2个巡视器。获取的图像和数据将会在数周内下载。

M6和赛丁泉彗星

这个画面看上去象一次擦肩而过,但是实际上,拥有绿色彗发和彗尾的赛丁泉彗星距离疏散星团M6有2000多光年远。它们显得靠近是因为二者恰好位于同一视线上。这幅照片呈现的是天蝎座附近的天区,拍摄于10月9日。但是,到了10月19日,星期天,这颗彗星真的要与某个天体擦肩而过了,这个天体就是火星。

黑得像煤一样

罗塞塔探测器历时十年,跨越整个内太阳系,上个月终于到达了楚-格彗星身旁。随后便开始持续地靠近它,绕着它飞行,并绘制它的地图。这张经过重新处理上色的照片大约拍摄于10天前。由于彗核表面接收到的可见光平均只有4%被反射回太空,所以它黑得像煤一样。